锻炼与学术:三十岁的方汉奇是这样运动的
2019-08-08 13:33:37
  • 0
  • 0
  • 0

来源: 中国新闻史学会  方汉奇

8月8日是全民健身日,而暑假也过了大半,学者们好好伸展劳累的身体,加强锻炼,保持健康!

这是六十多年前中国新闻史学会创始会长、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方汉奇先生30岁时的记录:《半年来坚持锻炼的显著效果》,刊登于《北京大学校刊》第43期(1955年5月31日)。

半年来坚持锻炼的显著效果

中文系新闻学专业讲师 方汉奇

年轻时的方汉奇

我是一个三十岁的人,将近有二十年没有运动了。我的健康情况在参加锻炼前是不好的,经常伤风感冒,同时还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症,每晚因为宿舍中的极其轻微声音的干扰而辗转反侧。不能成眠,晚上休息不好,白天就不免精神恍惚、昏昏欲睡,注意力也不集中,工作效率很低。

去年暑假以后,我开始了经常的锻炼。在初锻炼时,和其它从来不运动的人在开始运动时一样,我也碰到了很多困难。单杠的“引体向上”拼出全身力气只能来一次,双杠的“双臂屈伸”是只能“屈”而不能“伸”,结果连一次也来不了。跑步还不到一个圈(四百米)就筋疲力尽、气喘如牛。坚持了一个月后,成绩才逐渐提高,体力也逐渐加强,运动量也随着逐步增加。

方汉奇参加中国新闻史学会2019年京津冀常务理事会议

到目前为止,我的各项运动成绩都已经达到或接近本校劳卫制锻炼优秀1级的标准,即“引体向上”八次,双杠“双臂屈伸”十二次,长跑“三千米”(七圈半)十四分;一个月以前,我还以较慢的速度顺利地完成了一次一万米(二十五圈)的长跑。这样大的运动量和锻炼成绩,在半年前是很难想象的。锻炼的显著效果是神经衰弱的现象(包括失眠在内)都已基本上消失,晚上睡得好,白天精神振作,注意力集中,工作效率也很高,同时饭量也日渐增加,原来非常露骨的臂肌和胸肌也逐渐的丰富起来,伤风感冒和季节性的咳嗽也没有了。已有的成绩和效果鼓舞和坚定了我继续加强锻炼的信心和决心,我正在拟定计划争取在半年内使自己的各项锻炼成绩都能达到“优秀”的标准。

半年多锻炼的结果,是我从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变成一个身体健康、精神愉快、头脑清晰的人。这是什么原因呢?

北京大学未名湖博雅塔

首先,我在半年的锻炼过程中,严格地遵守了坚持不懈每天必须锻炼的原则。开始锻炼时,兴致很高,还容易坚持,日子一长就容易疲倦,于是“工作太忙”、“会议太多”、“天气太冷”以及“场地太滑”等都可作为原谅自己的借口,使锻炼中断。半年来我不断地和各种借口作斗争,把锻炼时间排入作息计划,保证每天有半小时至一小时的运动,不论风多猛、雪多大、气候多冷,一到锻炼时间,就立即放下工作到操场去。如果工作任务很迫切,或者会议时间太长,占用了锻炼时间,也一定另外找个时间设法补足。冒着严寒和大雪在操场上顶风跑步的确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但是这样跑了几次以后,很自然的便增加了一个人的耐寒能力,更重要的是锻炼了一个人的意志。

其次,我在锻炼中注意到了循序渐进、逐步提高的原则,在锻炼的时候,我总是按照体力所能及的程度进行适当的运动,并且非常注意剧烈运动前后的“准备动作”和“整理动作”,以及各项运动之间的“间息”,不过于兴奋,不过高地估计自己的体力。这样就使我在每次锻炼之后仍有足够的精力来进行其它的工作;同时,也不致因肌肉过度疲劳而影响了第二天的正常锻炼。

列宁关于注意身体锻炼的指示和毛主席的“三好”号召鼓舞着我长期地坚持锻炼。巴甫洛夫八十六岁的时候还能够滑雪和骑自行车,作六十公里的旅行。著名的女医生科学院院士勒栢辛斯卡娅,今年已八十五岁,但仍坚持每天的体操运动,并且能够手里拿着一个手榴弹在水里游五十公尺,带到终点是一点儿也不湿。长期的体育锻炼使她能够始终的充满着精力和乐观情绪,担负起重大的科学工作和社会工作。这些范例也鼓舞着我必须坚持锻炼,搞好身体,以便使自己能够顺利地完成祖国所交付给我的工作。

北京大学校刊1955年第52期

(原载于《北京大学校刊》第43期1955年5月31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