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人会对话诺奖经济学家让·梯若尔:平台治理与高技术流动的全球治理
2018-12-24 20:55:15
  • 0
  • 0
  • 0

来源:中国信息化百人会

12月16日,中国信息化百人会在京举行“平台治理与高技术流动的全球治理”闭门研讨会,法国著名经济学家、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让·梯若尔(Jean Tirole)教授受邀发表主题演讲,并围绕平台模式、平台治理、竞争政策、数据治理、知识产权保护等问题,与百人会的专家和企业代表进行了研讨交流。

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周宏仁、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高新民,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张瑞敏,以及来自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信息中心、中国科学院大学、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研究机构的知名专家学者,以及华为、腾讯、阿里巴巴、京东、滴滴、信永中和等企业代表参与了互动交流。

白重恩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院长白重恩主持研讨会。

让·梯若尔:互联网平台需要“智慧”的监管,不能扼杀创新

让·梯若尔(Jean Tirole)教授

法国著名经济学家、201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平台的监管治理问题是目前各方关注的焦点,对于谷歌、Facebook这样的互联网平台巨头,有人认为它们已经形成市场垄断,建议政府应该将它们纳入类似于公路、铁路、电力、电信等公共事业,对其实施严格监管。

在让·梯若尔教授看来,将谷歌、Facebook等互联网平台公司当作公共事业公司来监管,实际操作起来非常困难。因为对公共事业的公司进行监管要以评测公司的成本为基础,而要测量谷歌、Facebook等互联网平台公司的成本是非常难的,因为这个成本是生命周期的成本,意味着你可能要跟随这个公司的整个生命周期的发展,这一点基本上做不到。此外,谷歌、Facebook这些公司是完全国际化的跨国公司,面临的是全世界不同国家的监管环境,不能只用美国一个国家的监管政策来进行监管,这与铁路、公路、电力等基本上都是面对国内市场的公共事业公司非常不同。

让·梯若尔教授认为,竞争政策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如何有效推动竞争是我们始终面临的一个命题,如果现在还采用公共事业公司的监管模式来治理互联网平台企业,很明显是行不通的。什么样的竞争政策是有效的呢?梯若尔教授认为,竞争政策如果对比市场发展,往往是进程太缓慢了。如果要让竞争政策变得更加高效,就必须和行业进行更加频繁、更多的互动来接受市场的变化,通过监管机构为市场制定发展的指南,尽量把相关方面的不稳定因素降到最低。梯若尔教授建议,在环境适当的情况下我们可以再次起用“专利池”,在信息产业可采用专利池与独立许可证相结合的模式来进行监管。

梯若尔教授表示,我们现在面临的是新的经济形态,的确需要监管,但是需要的是更加智慧的监管,而不是一个会扼杀创新的高效监管。这个智慧监管的环境和政策,应该和企业的创新相辅相成。特别是现在跨国企业越来越多,如果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监管制度,对于跨国企业来说就是噩梦,因此归根到底还是需要通过国际合作和各方协作来实施不同的机制。

关于数据治理问题,梯若尔教授认为,目前关于数据的分类、所有权、交易等很多问题尚没有解答,欧盟出台的GDPR出发点是很好的,但不一定真正能够确保对隐私的完美保护。他认为可能要有一些标准化的数据政策,来对数据进行更为有效地监管和治理。

张瑞敏:物联网时代“人单合一”模式将是平台发展的关键

张瑞敏

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首席执行官

张瑞敏表示,让·梯若尔教授的理论纠正了双边市场理论的不足,纠正了政府和市场的双重失灵,打开了阻碍市场效率的制度黑箱。

张瑞敏认为,物联网时代跟互联网时代最大的不同就是以用户为中心,将根据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从大规模制造变成大规模的定制,因此必须变成双边市场或者多边市场才可能适应大规模定制。21世纪企业竞争在于谁的终身用户多,我们应该把员工从经济人变成自主人,把顾客变成终身用户,这将是物联网时代的发展方向。

张瑞敏表示,海尔希望以“人单合一”的管理模式颠覆传统商业模式,“人”就是员工,“单”并不是指狭义的订单,而是用户需求。所谓“人单合一”就是要把员工和用户需求联系在一起,员工价值与创造用户价值相结合,也就是说如果你能创造用户价值,你就有价值,你就有薪酬。平台应该始终以用户的体验为核心,这样才是有长久生命力的。

专家、企业代表:平台治理与高技术流动应建立国际规则

周宏仁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顾问、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常务副主任周宏仁表示,平台治理的目标实际上还是发展,不能因为治理而限制平台发展。从平台治理的角度来看,对当前的中国,最需要关心的就是数据怎么治理,这是一个最核心的问题。

高新民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学术委员、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高新民认为,数字经济跟工业经济的重要区别,就是它是由开放型的、带有双边市场特征的平台体系构成的。针对平台治理,高新民建议遵循多利益相关方原则、动态原则,以问题导向,建立透明的共生机制。

高世楫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所长高世楫认为,平台治理需要考虑三个维度的问题,一是怎样权衡对平台的适度监管,以促进平台发展;二是如何促进有效竞争的问题,在有效的竞争和适度的规模之间,如何取得平衡;三是如何保护消费者的利益,因为目前我们保护消费者权益的很多法律法规都还没到位,从有效治理平台的先后顺序来看,也要把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放在前面。

徐文伟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战略Marketing总裁徐文伟建议,我们应着重解决平台或者网络安全的法律法规问题,应该有全球化的法律法规组织,对网络安全的具体等级进行评估,形成全球通用的规则,否则将无法实现高技术流动的全球治理。

路 风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路风认为,平台治理问题到了工业互联网阶段会变得更加严重,尤其是工业数据,如果再涉及到电网、铁路之类的数据,数据安全的问题会更加凸显。

柳卸林

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柳卸林表示,随着信息时代发展,网络安全问题越发凸显,将对全球治理带来新的挑战,希望未来在互联网领域能出现类似于WTO这样的国际机构,帮助各国建立共识,实现全球治理。

马名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部部长马名杰指出,平台治理的问题中最难的是平台垄断问题,特别是数字经济领域当中对于市场边界的界定比较难。缺乏对市场边界的界定,我们对市场份额的界定就比较难,因而也难以判断企业是不是滥用它的市场地位。

司 晓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理事单位代表、腾讯研究院院长司晓以微信、小程序为例分析了移动互联网平台模式,司晓指出,在移动互联网生态链里,关于竞争的争议主要围绕着两个方向,一个是流量分发,另一个是数据权属的问题。另外一个维度上看,核心就是关于数据获取的问题。数据竞争的边界在哪里,流量分发的抢夺规则在哪里,其实是保障整个生态有序发展的非常核心和关键的问题。

李建华

滴滴首席发展官李建华表示,平台治理的目的首先是为了发展平台,而不是要通过治理去限制它的发展。互联网发展就是全球一张网,越大的规模、越高的效率,对人类造成的福利越大。我们传统的理念觉得要限制这样的大规模,实际上就会限制人类的效率和社会的福利,所以不应该限制大规模,要限制的是利用大规模谋取不当的利益。

王志坚
陈永伟
徐 晋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特邀研究员、浙江大学实验社会科学实验室研究员王志坚,北京大学研究员、《比较》研究部主管陈永伟,陕西文化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徐晋等专家和企业代表也参与了讨论交流。

白重恩最后做了总结发言。他指出,随着互联网平台公司越来越国际化,我们对于互联网平台的治理应该提升到国际的层次,要让各地区参与创新的企业都能够融入到全球的治理中来。同时全球治理也需要像WTO这样的机构,从国际化的角度来制定关于数据使用、技术流动的具体原则和规范,推动更多的全球合作。

参加此次会议的还有:

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徐愈,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兼秘书长、国家信息中心首席信息师张新红,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北京信百会信息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钱卫列,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执委安筱鹏,中国信息化百人会成员、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副院长陈煜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马源,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公共战略研究院院长曾晨,信永中和合伙人高大为,21世纪经济报道执行主编陈晨星等。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