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编译】建设性新闻:倡导者,历史溯源和基本原则
2019-11-07 17:40:36
  • 0
  • 2
  • 0

来源:清华全球传播 

Peter Bro(南丹麦大学新闻学教授)

编译:安孟瑶

编校:王沛楠

原载于Journalism,2019年5月刊

Constructive Journalism: Proponents, Precedents, and Principles

建设性新闻已成为近年来新闻业界和学术界关注的焦点之一。作者通过描述和讨论建设性新闻运动的拥护者,先例和原则,追溯了建设性新闻的起源,并对建设性新闻的发展空间和潜在问题进行了反思。

从文献回顾来看,建设性新闻并不是一个新名词,早在上个世纪初,沃尔特·威廉姆斯(Walter Williams)就在关于新闻工作者原则的描述中提到过“建设性”这一概念,同时期普利策所推崇的“公共服务”要素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建设性的价值标准。

丹麦学者海格拉普(Ulrik Haagerup)在时隔近一个世纪后,首次在专栏文章中提出了“建设性新闻”这一概念,提倡未来的新闻工作者应以“建设性”的新闻标准补充传统新闻价值标准,因此有关死亡,破坏和社会苦难的故事可以与有关鼓励性与解决方案的新闻报导以及具有建设性思考的其他报导相平衡。另一位倡导者也来自丹麦,即有积极心理学背景的记者凯瑟琳·吉尔登斯特(Cathrine Gyldensted),根据她从研究中得来的经验发起呼吁:记者应更多地关注“积极,有鼓舞作用和基于解决方案的新闻”。

建设性新闻的日益流行也伴随着一些固有的概念上的弱点。无论是对概念含义的确定还是对于决定性解释权的归属都尚未明晰,这种概念上的开放性和模糊性为建设性新闻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生长空间,但也不可避免地带来了许多棘手的问题,相类似的问题已经重复出现在以往的新闻运动之中。这些运动与建设性新闻运动有不少相似之处,例如上世纪初在大西洋两岸流行的行动新闻,以及本世纪初蓬勃发展的公共新闻都缺乏概念上的明确性,这也是这些运动持续时间不长就迅速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

作者通过《新闻指南针》中的框架对建设性新闻的概念进行了探讨和辨析。该模型结合了两组新闻原则描述了新闻业的四种经典角色,第一组(坐标横轴)是指新闻的目的,有些新闻工作者相对被动,主要停留在报道本身而对最终问题的解决并不关心,而另外一些人则选择积极采取行动来确保他们发现的问题得以解决。第二组(坐标纵轴)则是新闻的观点倾向,分为协商式和代议式两种观点表达方式。这个模型不仅可以帮助从业人员在进行新闻工作实践时进行尽量客观、规范的报道,也能够帮助研究者以更直观准确的方式来分析各类新闻运动之间的异同点。

关于新闻业四个经典角色的框架分析了建设性新闻及与之相似的新闻界运动以及更多经典新闻概念之间的异同。从建设性新闻的两位开创性人物的观点来看,建设性新闻的落脚点也值得进一步讨论。吉尔登斯特在《从镜子到行动者》一书中以棍棒和胡萝卜概括记者推动世界进步的两种方式。棍棒指的是通过暴露生活的负面信息从而对改善社会起到作用,而胡萝卜则指从各个方面看待已经存在的问题,并指出解决的措施。海格拉普提出“用两只眼睛看世界”的观点中,也强调了优秀的新闻工作者应该对问题本身和发展潜力、解决方案给予同样的关注。

从横轴来看,海格拉普更多地处于较为被动的方向,他的作品特点主要是提供灵感、提出解决的建议,而吉尔登斯特则更关注通过新闻业进行“改变世界”和“改善社会”的积极尝试的必要性。从纵轴来看,建设性新闻联系了协商制和代议制。海格拉普指出了他担任丹麦国家广播公司负责人以来的新闻制作和项目的几个案例,在新闻报道中,记者有时关注于个体公民的行动,有时则协助政治人物,公司领导者和其他决策者提出解决方案。吉尔登斯特也提供了一些案例,说明了她认为建设性新闻是指向公民和决策者的。

两位建设性新闻的倡导者都没有提供关于建设性新闻定义的权威性论述,而且都坚持应该保持这个概念的开放性,在不断的实践和实验中不断完善和成熟。实验固然很重要,但正如新闻史所表现的那样,试图保持定义公开化的做法可能会使批评者和支持者成为敌人。批评者可以将任何可批判的属性归于这一概念的范畴。同样的,放开定义也会使支持者彼此疏远,他们可能会发展自己的概念来更充分地描述他们认为运动中最重要的某些方面。公共新闻就曾发生过这种情况,现在建设性新闻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包括一些新旧术语在内的概念例如解困新闻和解决方案新闻,现在越来越受欢迎。

建设性新闻在蓬勃发展的同时,也面临着来自各方面的挑战,保证建设性新闻发展空间和生命力的同时尽量明晰其概念并在此基础上保证持续稳定的发展,不仅需要从业者不断的创新和实践,也需要学者和研究者进行一些建设性的描述和讨论,让原本模糊不清的概念在讨论的过程中逐渐清晰,长足发展。

原文请见:

Bro, P. (2019). Constructive journalism: Proponents, precedents, and principles. Journalism, 20(4), 504-519.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