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军:什么才是真正的思想?我们该如何思考?
2019-08-03 13:22:41
  • 0
  • 0
  • 0

本文来源:青笔记。

【导读】这是傅军老师的一篇文章。傅军是北大国发院教授、北大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学术院长。此前他是北大政府管理学院的常务副院长,也是哈佛博士的杰出代表,至今仍是哈佛北京校友会荣誉会长。
真正的思想是什么?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学习和思考?在傅老师看来,就是不断沿着原理的方向追问。他常讲,正确的学习和思考方式是:当你打开一个学科,像进一座大楼,所有装饰再漂亮都是表面的,要问承重墙在哪里?承重墙是怎么计算的?计算的理论基础是什么?这个理论基础是不是经过证明的?就这样一步步往深里、往透里思考和探寻。
他也常提醒说,我们很多做管理工作的,尤其是高层决策者,有时候自己连何谓正确都没有搞懂,也不去深究背后的原理是什么,这个原理靠谱不靠谱,一拍脑袋就招呼团队大干快上,其实是不负责任的。

什么是思想、它何以产生?无疑,思想不是感受。虽然思想和感受有关联,但是很多人并不关心两者的界线,因而常误把感受等同于思想。

众所周知,为了保证语言的正确,我们需要语法或文法,英文是叫Grammar;同理,为了保证思维的正确,我们也需要Grammar,需要法则。这一点恐怕就不是众所周知了。这两个Grammar是不一样的。思维的法则是要给感受或思绪以纪律。有了它,感受才有可成为思想;缺了它,感受还是感受,成不了思想。

多少年来,人们交流“思想”,然而我们曾审慎地想过吗?交流的到底是思想还是感受?

如果你声称是思想,那么你有Grammar来确保思维的正确吗?如果有,是什么?钱学森之问,犹如在耳也。我们不妨闭上眼睛,好好自省一番。

有人问过我,谁的思想对我产生了深刻和长远的影响。说实话,影响我的人很多,分布于多个领域,篇幅有限,难以一一列举。但我说两位学者,一文一理,作为一个概要式的介绍。

这两个人的思想,如果我们往深和往透里看,都与管理这个概念相关。人类管理的一大块其实就是管理知识。伴随着电脑技术的发展,管理知识的趋势日益数字化,眼下“大数据”管理的时代正在到来。

深层的问题是,人类知识的边界在哪里?在什么程度上知识是可靠的?你学的知识成体系吗?如何判断?就这类问题,对我影响最深刻的是数学家和哲学家库尔特·哥德尔(Kurt Gödel)。

美国《时代》杂志曾评选出20世纪100个最伟大的人物,哥德尔在数学家中排第一。哥德尔的思想,脉络极其清晰,逻辑极其严谨,让人震撼。一斑窥豹,他的思路如下:人类认识自然(即探求真理)所依赖的语言是数学,至今人类用来描述业已找到的自然规律(即所谓部分的真理,还不是终极的真理)的语言也是数学。不妨看看马克斯韦尔的电磁方程式或爱因斯坦的E=mc²公式,都是数学公式。

有趣的问题是,在什么程度上数学才是可靠的?如果是100%,那么人类靠着这个思维工具来寻找终极的真理,只是时间早晚而已。由此,歌德尔开始系统地解构数学这座美丽的大厦,这宛如一个逆向的工程,他拆掉一切华丽的装饰直到大厦的基石,以此来评估数学这座大厦是否可靠。

注意,数学可是一座没有物理维度的形而上的大厦,这可不像我们小时候都拆过的玩具,那只是形而下的产物。我们不妨问问,有多少人曾拆过在形而上世界中“思想的大厦”,并从第一块基石开始,试图搞清建构图纸的全部,从基础到顶层?显然,这可不是光靠感受能够做的工作。仅靠丰富的生活经历也很无奈。靠什么?就只能靠以Grammar为基础的思想。在真正的思想面前,经验和感受都显得软弱和苍白,宛如瞎子摸象。

通过逻辑严谨的系统研究,哥德尔发现,人类任何无矛盾的基于公理的知识体系,只要佐以形式数论的陈述,那么必定有某个不可判定真或假的命题,即在本系统内既不能证明也不能证伪。此即为著名的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是20世纪数学最重大的发现。

这个发现不仅深刻地影响了数学的发展,对逻辑学乃至哲学的影响也非同凡响。爱因斯坦和歌德尔是好友,两位都是伟大的思想家。哥德尔对数学的贡献就如同爱因斯坦对物理学的贡献一样。在逻辑学中,歌德尔的地位也堪比亚里士多德。

哥德尔的思想对我无疑是醍醐灌顶。有诗曰“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忽然认识到,原来所学的“知识”多是不成体系的,这种仅靠经验、感受、无序读书来积累知识的方法还有不小的风险,这宛如我们生活在空中楼阁之中,却全然不知楼阁是否坚固,压根儿也没想过大楼的第一块基石埋在哪里?性质如何?

从哥德尔那里我开始意识到,知识要成体系,思想就要有工具。由此,怎样系统地判断知识的可靠性,如何有效地积累和管理知识,我才有了点头绪。我要感谢哥德尔。他的思想可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我接着说富兰克·奈特(Frank HynemanKnight)先生。

奈特是芝加哥学派的创始人,20世纪最有影响的思想家和经济学家之一。奈特对我的影响是,如何以理论的高度来提出和解释生活中一般人熟视无睹的问题。

如企业家的性质是什么?如果新古典经济学已证明了市场是完全有效的,那么企业家的作用是什么?对这个问题,企业家本身并没有答案,这是经验主义的局限性。

相此之下,奈特的思想尤显伟大。奈特理论功底深厚,经验观察细致,他在《风险、不确定性和利润》中说:“自从我关注经济学以来,令我特别感兴趣的是经济学理论的含义、必要的假设条件,以及理论条件与现实条件之间的不一致性”。逻辑严谨、思路清晰,由此奈特从完全竞争理论和不完全竞争现实的不一致性入手,通过引进两种不同意义的不确定性的概念,即概然的“风险”和不可度量的“不确定性”,从而天才般地揭示了利润的来源,让企业家的性质和作用茅塞顿开。

在奈特看来,并不是做生意能赚钱的都称得上企业家。奈特区分“风险”与“不确定性”,哲学意义深刻。与概然的“风险”不同,真正的“不确定性”意味着人类的无知;它是全新的、唯一的、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而正是这种“不确定性”才是利润的理论基础。

这也回答了什么是真正的企业家:他们是通过识别“不确定性”中所蕴含的机会,并通过更有效地整合资源来获得利润。

多么深刻的思想!

同理可进一步推得,不是所有政客都是政治家。政治家的本质是政治企业家(英语叫politicalentrepreneurs),评价的标准不是官大官小,而是站在权力的高地上究竟为政治文明和社会进步(而不是为自己)做了什么。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