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2019-08-03 16:25:03
  • 0
  • 0
  • 0

来源:有一科学

鲍曼三部曲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社会学的职责是在变化的世界中提供一个方向,这个职责也只有在跟踪这些变化及其结果,以及研究和思考人们针对变化所采取的对策中实现。我相信这个世界永远都需要方向,这也是社会学在探求和给予的。

——齐格蒙特·鲍曼

2017年1月9日,著名思想家、社会学大师齐格蒙特·鲍曼(Zygmunt Bauman)教授在位于英国里兹郡的家中安然辞世,享年 91 岁。

鲍曼出生于波兰,1968 年因反犹主义和“毒害青年罪”被驱逐出波兰,前往英国定居,后来成为利兹大学和华沙大学退休的社会学教授,因将现代性、大屠杀以及后现代消费主义联系起来而著称,被认为是当代性与后现代性最著名的思想家之一。

在他漫长而专注的学术生涯中,鲍曼经历了多次思想转型。在写作方面,他也一直非常勤奋,退休后一度可以保持一年一本的高产节奏,共出版过 57 本著作和不计其数的学术论文,格言式长句的写作偏好,也使他的著作风格独树一帜。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他出名的代表作包括《现代性与大屠杀》(Bauman, 1989)、《工作、消费、新穷人》(Bauman,1998)、《流动的现代性》(Bauman,2000)、 《共同体》(Bauman,2001a)、《个体化的社会》(Bauman,2001b)、《被围困的社会》(Bauman,2002) 和《流动的爱》(Bauman,2003)、《虚度的光阴》(Bauman,2004)。

其影响学界的理论包括:模棱两可的现代性竞争导致了大屠杀、后现代伦理、流动的现代性。

在丹尼斯·史密斯所写的《为什么今天我们要读鲍曼》中提到:

他曾经十分相信社会主义现代性的承诺,也十分痛苦地对波兰、东欧现存的国家机构实现这一诺言的能力感到幻灭,并遭受了从苏东共产主义机构,从波兰、从国家社会主义实践的直接参与中被放逐的巨大打击。他和他的家庭面临着适应西方资本主义而迷失方向的挑战 ……

鲍曼是值得倾听的。他的计划充满抱负。他相信我们正进入一个新的时代,通过现代性的重建和我们对现代性变化了的态度,这个时代出现了。

后现代性是一种人类状况,在人们不再相信现代意识形态制造的宏大承诺之后,在人们不再接受传统的社会主义能够带来平等、自由,或者法西斯主义能够净化社会,或民主能够给予人民以权利,或科学能给予人类以力量使自然服从它的意志之时,这种状况到来了。

2018年,鲍曼去世一周年之际,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引进出版鲍曼三部经典作品——《门口的陌生人》《流动的现代性》和《怀旧的乌托邦》,将于2018年2月前后面市 。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有史以来,战争暴力和极端饥饿的残酷生活所导致的难民,就已经叩响了他人的大门。对于大门后面的那些人而言,这些不请自来的客人,总是陌生人;而陌生人之所以往往引起恐惧、焦虑,仅仅是因为这些陌生人不为大门后的人们所理解。今天,我们发现我们自己面临这种历史的极端情况,我们的电视屏幕和新闻报纸充斥着关于“移民危机”的报告,渲染难民对欧洲各国的生活方式产生了破坏性的冲击。关于这种焦虑的讨论,已经引起了一次真正的“道德恐慌”——一种恐惧情绪——在大量的人口中扩散,他们担心这种邪恶会威胁社会的幸福安宁。

在这本小书中,齐格蒙特•鲍曼分析了这种道德恐慌的根源、表现和影响。他简要地剖析了今天的移民恐慌,指出了政客们如何利用这些广泛扩散的,特别是在已经如此之多的被剥夺继承权者和穷人之中广泛传播的恐慌和焦虑。他认为,相互孤立、修建隔离墙而非沟通对话的策略具有误导性。这种策略可能带来一时的安宁,但是从长期来看注定会失败。人类正面临危机,走出这种危机的唯一出路,就是承认地球上的不同人口部分日益相互依赖,并找到新的道路,使我们与具有不同意见和偏好的陌生人团结而合作地生活在一起。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在《流动的现代性》中,鲍曼研究并向人们展示了我们如何从“沉重的”、“固态的”、以硬件为中心的现代性向“轻灵的”、“流动的”、基于软件的现代性转变。他认为,这种现代性的转变给人类各个方面都带来了深刻的变化。全球系统结构的新的不可达性加上生活政治和人类团结直接背景下的非结构化和不明确的流动状态,要求人们重新思考用于叙述人类个体经验以及他们共同历史的概念和认知框架。本书正是致力于上述任务。鲍曼选择并解释了人类共同生活的五个基本概念,即解放、个体性、时间/空间、劳动和共同体,并且追溯了其意义的连续再现和变化。

《流动的现代性》是鲍曼前两本书《全球化:人类的后果》和《寻求政治》的延续和终结。作为当今最具原创性的思想家之一,鲍曼的这些著作对社会和政治生活状况的变化做出了精彩纷呈的论述。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怀旧乌托邦》是鲍曼去世前的最后一部著作。人类能够达成某种幸福的理想状态,我们对此曾深信不疑,然而我们现在却不再相信它。这种理想状态在500年前就有人描述过他,托马斯·莫尔在其代表作《乌托邦》里就提到了。尽管人们现在认为乌托邦是子虚乌有无法实现的,但人们并未在内心深处放弃对乌托邦的追寻。与此相反,它正在以某种方式呈现,只是它并不指向未来,而是指向过去,不重视可创造的未来,而是把注意力集中于我称之为怀旧的乌托邦的毫无生命的过往。鲍曼对这种怀旧的社会思潮持批判态度。

本文部分文字整理自虎嗅、腾讯文化、《新京报》等媒体。

鲍曼三部曲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为什么仍要阅读齐格蒙特·鲍曼? | 鲍曼逝世1周年纪念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